韶关新闻网 > 要闻 > 正文

南昌近视手术疼吗,南昌近视手术的价格,南昌近视手术治疗

2017-12-19日 04:30:49 来源: 韶关日报 作者:特约记者 谭玉玲

师徒二人配合抢修(左为关春年)

  电力保障

  揣着药片跑了20多个活儿

  关春年53岁,徒弟朱峰31岁,他们是安华供电所抢修班组的抢修人员。大雨中,师徒二人和班组的其他人奋战了两天两夜,困了就在沙发上靠一会儿。居民们家里的电表出了问题,他们冒着雨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。关春年说,有的孩子马上要中考,有的老人需要用仪器吸氧,用电耽误不得。

  这个班组20来人,保障着辖区内约19万户居民的用电。

  22日18时

  黄大妈家住西坝河西里,家里只有自己和年过百岁的母亲。昨天下午,黄大妈家的电表突然跳闸了,怎么也合不上,老人急坏了,赶紧向电力部门求助。

  雨中,橙色的电力抢修车赶到了。下了车,关春年和朱峰伞都没打,就直奔黄大妈家。

  师徒二人帮黄大妈检查了电表,发现跳闸灯一直闪,判定是电流输出的元件出了故障,于是给老人换了新电表。工夫不大,老人屋里的灯就亮起来了。

  换了新电表,电卡也同时需要更新,关师傅嘱咐黄大妈,这几天都有雨,不要去供电所取卡了,安心在家照顾老母亲。“卡一做好,我立马找人给您送过来。”

  回程中朱峰突然问关师傅,药您带了吗?记者这才知道,原来关师傅的心脏不好,已经做了一个支架,这一天关师傅已经带着维修班组跑了20多个活儿。

  20时

  晚上8时,报修的电话暂时没了,班组抓紧时间吃晚饭。驻扎点有个厨房,这也是组长关春年经常出入的地方,大家说关春年不仅是很多人的师傅,还是咱们这儿的“大厨”,经常亲自给大家做饭。

  饭桌上,记者跟关春年、朱峰又聊了起来,他们告诉记者,抢修工作虽然辛苦,但一种使命感和成就感一直支撑着他们。每次修理好电路,居民屋里的灯一下子亮了,那一刻自己的心都觉得豁亮了。“自己的正常工作给居民们解决了大问题,每一分辛苦就都是有价值的。”

  吃完饭,来不及休息,关春年开始仔细检查工具包里的工具,准备迎接夜里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。

  23日零时

  零时刚过,雨又大了起来,天边不断打着闪,报修的电话几乎是和雷声同时到的。“您快来给看看吧,电表都冒烟了!”得知情况后,关春年和徒弟朱峰再次出发。

  惠新里一居民楼6层楼道内,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,电表箱的盖子取下来以后,电表内部已经能看到火星,听到刺刺的声响。“麻烦您往后闪。”关春年和朱峰意识到了危险,赶紧嘱咐一旁的居民。为了不影响居民用电,经验丰富的关师傅改变了抢修策略,采取了应急供电措施。

  别看是雨天,楼道顶层并不通风,还是闷热,作为保护措施,抢修人员身上的衣服又是长袖,时间不长,关春年师徒二人的外衣就湿透了,汗水混着雨水,直往地上滴。

  抢修结束后,楼里灯亮了,抢修人员嗓子哑了。关春年驱车返回驻扎点时,雨更大了。

 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J168 J219

瑞通六处的师傅们在值守

  路桥养护

  对讲机打碎了宁静的夜

  昨天下午,从大兴公路分局开完会,市政路桥养护集团瑞通六处养护部部长杨欢欢马上赶回了办公室。此时,他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回家了。其实,杨欢欢家离单位步行也才不过25分钟。瑞通六处负责着大兴区区域内600多公里长道路的养护工作,从气象部门发布暴雨黄色预警那一刻起,这里便进入了紧急状态。

  20时40分

  前一天预报中的暴雨“失约”,让杨欢欢和同事们的压力又大了一些。他们预计,周四晚上暴雨会真正到来,这将是一场硬仗。瑞通六处有8个泵站和2个积水点,分布在大兴区的各个角落。

  20时40分,窗外的雨声大了。“咱们出发!”杨欢欢换上橙色的工服,和记者一起登上了工程车。他告诉记者,他们在每个点都安排了6个人2台车现场值守,如果路面积水超过了27厘米,就要果断断路,引导车辆绕行。前一天,杨欢欢凌晨2点半才休息,这次他预计,怎么也得等黄色警报解除才能休息了。

  21时

  后辛庄泵站是当晚巡查的第一个泵站。到这里时,已经是21时,雨下得更大了。车头的雨刷器像招手一样飞快摆动,雨点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,但泵站路段却没有积水。看到雨有渐大的趋势,杨欢欢马上吩咐开车的同事:“去西红门!”

  21时20分

  工程车赶到西红门积水点时,雨又小了下来。记者看到,路面上没有任何积水,也没有发生交通拥堵。“有时候雨不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心理伤害。”杨欢欢笑着说,这次黄色预警一来,大家都做了万全的准备,所以雨一旦不大,大家反而会有“失落感”。他指着工程车上一个形似鸟笼的工具说,这件工具是一线人员发明的,防止打开井盖排水时会有行人不小心掉进井里。“鸟笼”立起来有一米多高,上面还能插上警示灯,可以提示行人车辆避让。不过,如果没有出现积水的话,这件工具就派不上用场了。

  22时25分

  很快,已是夜里10时。此时大兴的雨仍是阵雨,时大时小。22时25分,我们来到魏善庄泵站,这里是大兴区地理的中心,同样没有出现积水的情况。接连巡查了几个泵站和积水点都没有积水,刚才的紧张也稍稍缓和下来。记者和杨欢欢聊起家常,得知他在养护这一行已经工作近9年了。

  23时02分

  工程车行驶到庞安路星明湖会议中心西侧时,突然“咯噔”一声,车辆出现了轻微的颠簸。杨欢欢马上让同事停车,并摇下车窗查看,当记者还在四处张望时,他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所在:是一道50厘米长的坑槽。“很多时候都是凭感觉,车一过就大概知道是什么问题,所以很好找。”他解释,雨水对路面路基的影响很大,他们将在24小时之内修复。

  23时40分

  车辆驶往本次巡查的最后一站,王立庄泵站。这时,雨又开始大了起来。看到前方一个披着雨衣的骑车人,杨欢欢特意吩咐车开慢一点,不要溅起水花。面对记者的称赞,他有些不好意思:“本来机动车就应该礼让行人,尤其是这种天气。”

  23时52分

  23时52分,工程车巡查结束,回到单位。此时已经距出发过去了三个多小时。杨欢欢介绍,这次其实只巡查了一百多公里,是他们管辖范围的六分之一。

  此时,杨欢欢的对讲机传来了大兴西部有大雨的消息。从窗外望去,闪电划破夜空,雷声轰隆响起,外面的雨骤然大了。办公室里,手机对讲机响成一片,杨欢欢又忙碌起来。“这就是养护人的日常。”

  本报记者 王琪鹏 文并摄 J219

标签: 仁化 电网 大桥 编辑:fzy

  看韶关新闻  

关注韶关新闻网微信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?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韶关日报的原创作品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、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,版权属于本报(本网站)。欢迎转载、链接、建立镜像,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。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,请与本报联系。联系电话:0751-8186301

?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韶关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系韶关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、间接、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。